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

熱血

深夜的麥當勞依舊有來來去去的人群,
都市夜如此深沉,壓抑人們難以入眠。

自從獨自創業以來,
始終堅持做自已的 APP,
看似有點成績,
在明眼人眼裡確有如雞肋,
棄之可惜。

為了重新進入AppWorks所以組了團隊,
確也失去了我以會為永遠不會失去的人,
因為朋友不多,
所以我看重人比錢,
還重很多。

或許我還沒有到
為了創辦早餐大王、午餐大王,
走到負債累累,人情難還的地步過,
現在如此小兒科,是不該無痛呻吟。

但是現在,
一直覺得心空空的,

夜深了,
想找個人分享心事都不知道要找誰,
30歲分手是個可悲的時間點。

學生時代的朋友早就結婚或有工作,
不再有夜半出去喝酒的輕狂熱情。

還記得那年和我在深夜的石門水庫難過失戀的同學,
現在看來失戀這件事,
好像也不該是大不了的事情。

去找20歲的朋友,
講白的,
又覺得他們思考幼稚,
或許他們的體力無限,
太就是單純了些,
我不是個說教的人,
我也不懂說教,
我也不想創立一個層層管制,
上級對下級就是說教,
下級對上級就是唯唯諾諾的公司啊!

但,
是不是40歲的先進,
也是這樣看這我,
覺得我如此幼稚,
組織要進步,
這是必要之惡嗎?

今天有團隊跟我說,
我們一定要如此看重營收這件事嗎?
我很想跟他們說  NO !

但真的很可惜這裡是台灣,
不是矽谷,不是柏林,
Kick Starter上,
據說有50%的專案沒有完成;
美國的讚助者,
可以當做投資失敗,
台灣的可能要以詐欺論罪了。

所以台灣人的風險承擔力是非常低的,
認賠這件事情,
台灣人很難做到,
好像前幾年的年動債,
風險極高的金融商品,
在台灣硬是被包裝成"債"來販售,
造成該公司破產後,
其他國投資人自然認賠,
但在台灣,
銀行得賠,
因為銀行誤導他們買的是債!
(不過他們也沒差啦,反正銀行要倒了,也還是拿國家的錢來賠,那到底這筆蠢帳到底要算誰的啊!)

所以,
雖然說商業模式不等於收費模式;
創造價值,不等於創造付費價值,

可是,你有辦法像facebook一樣,
等到五年後才賺錢嗎?
大家會先餓死吧!

這樣子,
一路下來,
失去和獲得的我不知道成不成比例,

和長輩討論後深知拖著相信你的人,
不是負責任的做法,
所以我們團隊訂了一個12月底,
隨著 appworks 本屆結束跟著解散,
或者是有創造付費價值可能的空間,
那就會正式開公司做規畫經營。

祝福我們吧!
雖然沒人知道那邊走才是對的!